详情

“不要自己倒水,小心烫手!”

“现在该睡觉了,马上到床上去!”

“大人的事小孩别问,你管好学习就行了!”

……

这些发号施令的话也许你也经常脱口而出,但你可能不知道,这些话真正悄悄地控制影响着孩子的一生。

如果你天真地以为小时候被父母控制的孩子,长大后会改变?

那我可以很负责任地告诉你,并没有!

比如,即便现在的我已经结婚生子,每次我从超市回来,我妈也必定会问:“买了什么,花了多少钱?”

如果我不回答,母后大人会翻购物袋查小票标签。

查完之后,她会说这个那么贵,为什么要买啊?那个没什么用,真是浪费钱!……

于是我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和审美,重新评估我的人生。

并最终得出,“嗯,我就是个一无是处的傻x”的结论。

在我妈控制欲的催眠之下,她让我相信“你这么懒,这么蠢,婆婆又这么不待见你,你怎么可能照顾好你的小孩!”

所以在父母控制之下长大的孩子,即便是有了自己的小孩,也没有自信能够养育好他。照顾孩子的任务自然而然地又被长辈揽到身上。

小福气上幼儿园之后,我想带他走,可我妈说,“你现在翅膀硬了,用不着我了,你走了再也别回来!我老了,没用啦!”

可继续留下,我妈又会说,“自从给你带孩子,我怎么怎么辛苦!我这么大年纪了,还享不到一天福。”

过度包办即是控制

如果说,我是在我妈的控制之下长大,那么我弟就更可怜了。

妈妈41岁生下弟弟,作为家里的男丁,弟弟从小,便集万千宠爱于一身。

种种细节不再描述,且说一下弟弟的现状。

弟弟这个体重为迷的25岁男纸,每天只做三件事,吃饭、睡觉、打游戏。每天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:“妈,我吃什么?”

恭喜你猜对了,弟弟在我妈强大的控制之下就是一个大写的“宅”!他完全不工作(也不想)、不出门(除了去网吧),不社交(除了打游戏的队友)。

如果站在局外人的角度,我会很客观的说一句,弟弟这辈子已经毁得差不多了。

曾想,也许只要他活着就是对父母最大的安慰。

自闭症,是因为你把他通往世界的门关了起来。

之前公司有个同事叫小D。

我刚去公司的时候,他每天最早来开门,打扫老板办公室,接着就坐下来打游戏。

开始我以为他是老板亲戚,才这么有恃无恐。

可听同事八卦才知道,小D有自闭症,父母离异后一直跟着妈妈生活。老板租的是小D妈妈管的房子,碍于情面把小D收进公司,表面上是给他一份工作,实则就是做点“扫地僧”的基础工作。

每个月由小D妈妈给老板300块,再经老板的手发给小D当“工资”。

故事进行到这里,我都被感动哭了,感叹这世上除了妈妈还有谁会对自己的孩子这般不离不弃。

有次单位聚餐,我们叫了小D一起,小D一开始还很开心,有说有笑,可转身接了一个电话,回来脸色就变了。

他支支吾吾地对我们说,“我不吃了,我妈妈没带钥匙回不了家,我得给她送钥匙去……”小D走了,大家好像都发现了什么。

其实平常的小D除了跟人交流少一些,说话时不看别人眼睛之外,跟普通人并没有两样,特别聊到他感兴趣的话题(比如游戏),还会眉飞色舞。

也许小D并不是真的自闭,只是他妈妈离不开他。

那一年,他28岁。

控制是父母的爱太多,且用错了地方

自从有了小福气,我常常会回头看自己的成长之路。

像所有的父母一样,孩子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,免不了地为他牵肠挂肚。

担心他饿了、累了、病了、摔了,担心没有自己陪伴在身边,他是不是能被这世界温柔相待。

这是人之常情,就像控制欲的本身并没有错,只是要有合适的度。

有位心理老师说过,“过度担心自己的孩子,就等于是在咒他死”。这点并不夸张。

自闭的小D,背后是一个连跟谁吃饭都要干涉的妈妈。

弟弟在家宅到地老天荒,是因为所有的衣食住行都已经被母后大人包办好。

他们都像开水里慢慢放弃抵抗的青蛙,只能慢慢死去。

控制欲的源头是缺乏安全感

控制欲强的妈妈,大多来自没有安全感的原生家庭。

她们年幼时或缺衣少食或经历骨肉分离、生活动荡。

长大后她们用自己的方式努力掌控,让自己的世界不被崩塌。

她们想把自己没得到的,统统都给孩子,对孩子的控制是因为她们自己强烈的没有安全感。

她们宁愿孩子天天在家打游戏,也不愿意他们被外面的世界所迷惑。

她们的爱太多,且用错了地方。

但妈妈终究不是罗志祥演的八爪鱼,没办法面面俱到。

“生命诚可贵,爱情价可高,若为自由顾,两者皆可抛。”

前人用生命和鲜血告诉我们,自由不仅仅是信仰,更是人性。

孩子连基本的自由和尊重都没有,不自闭才怪。

每个妈妈都要正确面对自己的控制欲

我对小福气也有控制欲。

他不收玩具,我会生气。他不按时睡觉,我会生气。他不听话,我也会生气。

但我宁愿他跟我争辩,给出自己的看法和合理的解释,也不要他盲目顺从。

因为我知道,我没有能力控制他,保护他一辈子,所以一开始就不能千依百顺地宠着他。

因为我知道,如果现在对他不狠一点儿,将来外面就有的是人会对他狠!

其实,父母们最需要控制的不是孩子,而是自己那颗放不下来的心。